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亚洲欧美人成综合在线,亚洲片线观看视频免费,日韩在线免费视频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章

第十章 

   “你怎么还不休息,家洛,”霍青桐关切的劝着陈家洛,“骆冰姐姐应该没事的,文四哥不是又去找了吗?”此时已当深夜,万籁俱寂。眼前的这男子曾令她伤心欲绝,但她的心在多年前早已随着妹妹的逝世而去了。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要说亲人也就是这陈家洛了。但她也知道此生也不可能与他再续前缘的。她的师公师母与天池怪侠的恩怨交缠的那段情事也叫她对婚姻有些望而却步。虽然许多人都在暗中使劲努力啜合他们,但是在她的心中陈家洛与红花会众兄弟一样没啥分别,都只是他的朋友而不是爱人,她关心他就如关心其他人一样。  陈家洛回过头来,望着霍青桐,但见她美目顾盼间风情万种,不由得想起了往日两情缱绻的情景,他温柔的说道:“我不累,你还是歇息去吧,这阵子红花会出了些问题,我想理一理头绪。”  霍青桐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她只是红花会的朋友,却从不曾入会。这些日子以来,她也有烦心事,那林虎虽然憨厚,却也不是死心眼,瞧着她的目光火辣辣的,显是爱上她了。在伏牛山时曾偷窥她洗澡,但林虎曾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不好发作。  三月前她在洛阳道上碰到一采花淫贼,经过一番激斗,力杀淫贼,自己却中了淬了毒的暗器,被路过的林虎相救,并且细心的呵护照料,她的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但若说就要以身相报却未免荒唐了。  而此时的文泰来正在西安府的大街小巷流连,想找出些蛛丝马迹,看能否找到些骆冰的线索来。那晚飞书传讯的那人身手了得,稍瞬即逝,武功实是深不可测。虽然纸上说骆冰已救,但是何人所救又为何不送她回来,实是大伤文泰来的脑筋了。  就在这时街角处出现一道窈窕的身影,他大喜上前,定睛一看却是霍青桐。“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局势不好,当心碰上鹰爪子了。”文泰来爱怜地望着霍青桐,此刻她容颜惟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自从上次看见她的裸体,他的心里就起了变化,虽常自克服欲念,但中夜醒来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爱妻反而是这外柔内刚的回族姑娘。  “四哥,还是没线索?要不咱先回去,说不定明天冰姐就回来了。”霍青桐安慰着。这铁汉柔情最是叫人感动,但见他满脸的胡须也掩不住他的焦虑。  “没事,咱不着急,霍姑娘。”文泰来挥挥手,“走吧,咱们去吃点宵夜,我肚子可有点饿了。”  一声长啸从鹰嘴岩那边传来,惊醒了正在酣睡中的一对男女,骆冰见自己的阴牝里还插着陈未风的一只手,而自己的大腿却跨在他的身上,不禁红晕满面。跟着又是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叱,这声音却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文泰来。  骆冰忙推了推陈未风,道:“还不快起来,是四哥他们。”  陈未风用手轻拨她的嫩红的乳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桃花也似的俏脸道:“急什么,他又不知道我们住在这儿。”说着单手伸到她狼籍的下身,用中指轻撩起阴蒂来,骆冰嗯哼一声,一阵的麻痒再次使她情欲大涨。但她还是忍着,白了陈未风一眼,下床穿上衣裳。  突然骆冰惊觉刚才的那喝声好象是打斗,花容失色,飞奔出屋。陈未风忙紧随其后。  但见在鹰嘴岩下,有一对男女正被一群劲装打扮的人围在当中,男的是文泰来,女的却是霍青桐。他二人行到郊外,却想不到碰上了官府中人。文泰来正与一青衣男子打得不可开交,以他的功夫,放眼武林能与他放对的人可不多见,但那青衣男子却不急不徐,以掌对掌,丝毫不落下风。  而霍青桐那边却已是左遮右挡,招架不住了,她一柄长剑虚虚实实,忽而快如闪电,忽而凝若处子,围攻她的四个白衣男子虽是赤手空拳,但身手敏捷,手到之处劲风已是刮得脸上生疼,却是前阵子曾围攻文泰来和卫春华的长白四鹰。霍青桐内力不继,已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长白三鹰铜鹰乃是一色鬼,嘴里老是不干不净的调笑着,霍青桐大怒之下更是方寸大乱。  骆冰急得拉着陈未风的手道:“怎么办?咱们下去吧。”说罢就要起身,陈未风一拉,骆冰立足不定,跌在他的怀里,陈未风咂着她的香唇,两只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  骆冰嗔道:“这当口你还要再不规矩,我以后可不理你了。”  陈未风笑道:“你舍得吗?”说完用手点了点她的粉鼻道:“傻姐姐,你也不看清楚。”  骆冰定睛一望,打斗圈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旁边还站着四个官府打扮的汉子。那马车上有没有人却不清楚。骆冰心下一凉,美目无言的看着陈未风,千言万语尽在其中。  陈未风轻抚她的俏脸,道:“别担心,你不知道车里坐的是谁吧?”不待她言,“那是宗府的车,应该是桂萼在里边。”  骆冰脸色阴晴不定,那日她被强奸,陈未风当时在外看得清清楚楚,过后就跟踪到监狱救了她。陈未风不想隐瞒她,就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她说了。  陈未风抿嘴轻吟,一道细长细长的声音从他的嘴里源源不绝的传将出去,不一会,从空中飞来一只黑鹰。他边把一块黑色的木头绑在鹰脚边说:“这是我家养的,你以前来家里看过吧。”骆冰点点头:“都长这么大了,以前小小黑黑的一点也不起眼。”  陈未风左手向东一挥:“去。”那黑鹰转眼就在云间消失了。他温柔的亲了亲骆冰:“你大病初愈,就别下去了。”手指一点骆冰脑后的玉枕穴,骆冰身子一软,陈未风将她放靠在一块岩石边,然后长身而起,从鹰嘴岩跳将下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但见他身体晃晃悠悠的在空中急速坠下,急然他左手拔出腰间的长剑在崖边一点,身形一顿,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已然落在圈中,右手一抓,长白三鹰铜鹰已是被他扔将出去,动弹不得。  众人一惊,纵出丈外,凝视眼前这年轻人。那青衣男子见战况变化,身形一晃,摆脱文泰来,已然跃在陈未风面前,双手微拱道:“官府拿人,请别多管闲事。”  陈未风哈哈一笑,冷眼环视一下,道:“今日之事,你做得了主吗?”那青衣男子道:“在下鄂善,这位壮士尊姓大名?”文泰来等不免心下一惊,这鄂善乃大内侍卫总管,却想不到出现在这里。  “哈哈,不才乃无名小卒,江湖末学,就是说了名字你也不知道。”陈未风故意托大,试图激怒对方。  旁边的长白四鹰已是大怒,大鹰金鹰叱道:“无知小儿,敢对鄂大人无礼,你适才偷袭我三弟,真是不要脸之至。”  陈未风眼向蓝天,淡淡的道:“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长白四鸟了。早就听说你们很嚣张了,今儿个不拔了你们的毛,还真不够爽快。”也不见他动,身子已是站在金鹰面前,差点就鼻子碰到鼻子了,金鹰大叫一声,忙向后纵,但陈未风如影随形,还是跟他大眼瞪小眼,金鹰刚想起手,身体一麻,登时委顿在地。  鄂善大惊,长白四鹰当年纵横东北,后遵师嘱投入皇宫当了大内侍卫,他虽是上司,冲着他们的师父耶律远的面子,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却在这人手下走不到一招。这年轻人的身手真是深不可测。  这时,从马车上走下一个锦衣男子,正是当朝驸马桂萼。他笑道:“想不到当今武林真是人才辈出,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身手,弃之草莽未免太可惜了。何不为朝廷效力,图个功名。我当为你保荐,如何?”语声款款,极尽延揽之意。  陈未风嘿嘿道:“贝勒爷抬爱何以克当,在下姓陈,冲着跟红花会总舵主同姓,只好勉为其难,为他们出点力了。”他指着文泰来等人,暗自戒备。素闻桂萼心黑手辣,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一击。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受伤。

  桂萼淡淡的一笑:“小兄弟说笑了,你却如何知道我是谁?”他很惊讶,自己向来住在北京,却没想这小子认识他。  “我还知道你他妈的是条色狼。”陈未风冷冷的望着桂萼。  桂萼打了个哈哈,双眼瞪视着他,道:“原来是你这小子捣的鬼,你到底是谁?”他顿了顿,“你知道与朝廷作对的后果吧,又何必淌这混水。”  “哈哈。本来也没我的事,不过冲着和红花会总舵主五百年是本家,不妨伸伸手。更何况,”陈未风顿了顿,“你们他妈的在江南干下多宗血案,却安在红花会头上,老子瞧着就不顺眼。”  桂萼杀机顿起,狞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小子,你知道的还不少呀。”但见他左手一扬,站在他马车边的那四人腾空而起,直取陈未风。  这四人动作端的是迅猛无比,四股劲风分从四个角度袭来,陈未风登时全身感到一阵的寒冷,大叫道:“好阴风掌,你们是青海派的。”口中发声,双掌已是与四人接上了招。  那四人刚与他对招时就觉得如置身于大火之中,浑身炎热无比,惊叫道:“你是谁?这是先天无极混元功。南海老怪是你什么人?”这四人曾于二十余年前在山东济南府栽在南海怪乞手下,发誓二十年不入中原,却不想重入江湖又碰上了他的传人。心中不免心惊,手下却已经怯了。  “青海四鬼,原来你们投靠朝廷做了奴才了,嘿嘿,还有些怪模怪样啊。”陈未风早知这四人武功卓绝,但最忌混元功,所以这次是碰上克星了。  “你们退下吧,让我来会会这小子。”桂萼看出有些不对劲,身形一晃,已是站在四鬼身前。“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今日之事,你我如同水火,可惜可惜。”  话音一落,双手抡圆,左手五指朝上右手五指朝下,一股劲风直扑陈未风,陈未风不敢大意,呵了一声,双拳出击,但听得一声巨响,两人身形分开,已是退了两步,心下均知二人功力悉敌,不相轩轾。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岩上骆冰虽是动弹不得,一双美目看得也有些儿胆战。当日她身不由已,失身于陈未风,在他身下婉转承欢,欲仙欲死,一颗心儿已是系在他的身上,此时全身心的注目陈未风,浑没发觉那边厢的文泰来已是性命垂危。  若论单打独斗,青海四鬼本来不是他的对手,但四人合力,文泰来便显得不如了,混战中他的后背已被印了一掌,不禁喷出了一口鲜血,已知自己是中了内伤。  而霍青桐却不是鄂善的对手,仗着身手敏捷,左支右挡,勉力支撑,再闻得文泰来的喝声渐弱,更是着急。  斗到酣处,陈未风长啸一声,长剑出手,当真是翩若惊鸿,矫如游龙,他身形飘忽,忽而往鄂善的脑袋招呼,忽而指点青海四鬼,桂萼大怒,手中鱼肠剑总是离他的后腰不到一寸,愣是没能喂到。瞧陈未风这步法极似久已失传的“凌波微步”。他的心头不禁涌上一个人来。  猛听得青海四鬼惨叫一声,几个筋斗翻出圈外,左手手腕处鲜血渗出,显是中剑了。他们四人匪夷所思的看着陈未风,南海老怪可教不出这等武功。  桂萼顿住身形,双手轻拍,召回众人,道:“想不到陈少侠武功惊湛若此,请问少侠与烟霞散人如何称呼?”  但见陈未风身子略略一躬,道:“正是家师。家师曾命我替他问候你师父安好。”  桂萼师从少林方生大师,二人曾于三十年前在泰山绝顶以口论剑,斗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飘然下山,相约三十年后各派一名弟子再行比武。算算日子也快到了,而过去的方生已是今日的国师了。  “却不知此次是桂大人来还是令师兄?在下八月十五在泰山恭候大驾。”陈未风这次下山还要奉师命了结他的一桩心愿。  “嘿嘿,少侠武艺惊人,桂萼不是对手,此番我方是由我师兄海东青出战。今日一战,情非得已,陈少侠,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桂萼将手一招,引领众人退了下去。  文泰来和霍青桐忙上前道谢,陈未风笑道:“早就听说奔雷手文四爷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位就是驰名天山南北的翠羽黄衫霍青桐霍女侠吧?”一道凌厉的目光凝注在霍青桐的俏脸上,心中暗叹,骆冰已是美丽之极,若与她相比却逊色不少,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女子。  文泰来握着他的手道:“世间竟有如此武功,文某真是井底之蛙啊!”他惊讶于陈未风年纪轻轻,武功修为已是如此了得。他用手一指,“不错,这就是霍姑娘,还不敢请教……”适才虽然听到他与桂萼的对话,也不知是真是假。  陈未风谦道:“未风年少无知,此行原有意结识一些英雄好汉,能与文大哥见面已是三生有幸。但不知文大哥怎么被鹰爪子盯上了。”他心中有些矛盾,不知是否告知他骆冰的下落,“咱们不是外人,兄弟们都出来见见名震天下的奔雷手!”说罢长啸一声,当下四周突然站起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衣冠楚楚,或衣衫褴褛。  陈未风道:“文大哥,这些都是我的一些朋友,接我飞鹰传讯,特来施援。大家与文四爷见个礼,这就去吧。”他嘴里虽然客气,但很明显这些人是听命于他。  文泰来等忙还礼道:“不敢,相救之恩容当后报,咱们就此别过。”他本想问问骆冰的下落,不过既然人家没主动说出来,他也就不便问。这伙人古里古怪似正似邪,他也摸不明白陈未风的底细,心中老大的疑团。  陈未风道:“此去前途风险,文大哥,待小弟送你一程。”他知道骆冰此刻穴道已解,却仍不现身,显是不想丈夫知道她在此地。  文泰来自然欢喜,笑道:“如此多谢了,我倒是没什么,怕只怕霍姑娘出了差子,回去跟总舵主无法交待了。哈哈哈。”  霍青桐淡淡的道:“四哥又在开玩笑了,我出差子关他什么事了,咱们走吧。”当先走在前头,显是有些不大高兴。  陈未风静静的在一边冷眼旁观。早就听说这霍青桐与红花会陈家洛关系暧昧,看来不假。  陈未风乃好色之徒,年纪不大,但所食花柳却不胜枚举,江南风月无边,他真可谓是“赢得青楼薄幸名”了。今日一见霍青桐,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生擒她了。  当下他与文泰来相视一笑,紧随其后,不一会儿,三人已到了红花会众人的栖息地。  陈家洛设宴相迎,手捧一酒杯道:“这杯酒敬陈少侠,多谢少侠援手,红花会感激不尽,陈某先干为敬。”说罢一饮而尽。  陈未风忙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总舵主太客气了。家师与令师颇有些交情,更何况我平生最重朋友间的这个义字。早就听闻红花会的各位英雄好汉的侠烈之事,恨不得早些与诸位相识,咱们一起干了这杯酒如何?”  席间大伙儿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但见那无尘道长红着一张脸道:“听四弟说,陈少侠剑术超群,咱们几时切磋一番如何?”武林中主动提出与人相切磋,颇有点挑战的意味,但无尘言下之意诚恳之至,他是真想找个剑术高手再行较量。  当年他与天山双鹰的陈正德在杭州六和塔比剑,那一仗打得惊心动魄,酣畅淋漓,令他终生难忘。  陈未风道:“道长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驰步武林,天下无敌。小子无能,甘拜下风。”他的师父烟霞散人曾把武林中的各路名家的武功路子都跟他交了个底,他也知这老道士性如烈火,剑招迅猛,狠辣无双。  “哎,瞧你说的什么话,能从容击退桂萼的人当世可没几个。四弟说你行你就行,你是不是瞧我老了,看不起我?”无尘跟他吹胡子瞪眼睛,显是心下不快。  陈家洛忙上前打圆场,道:“今日咱们只论酒,不说武功,道长还是跟他斗酒吧。”陈未风笑笑,偷眼一瞧,霍青桐也正望着这边,两人目光对视,霍青桐脸红了一下,忙将脸转到别处。  是夜,陈未风被安排在客房歇息。窗外残月如钩,树影摇弋。  他走出房门,踱至后院外的田野,但见天上群星闪烁,此刻正是悄无人息。他掏出洞箫,面对遥远的长空,吹起“鸾凤和鸣”,箫声清亮激越,间间关关,此起彼落,正当心随曲荡时,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他心中一荡,回头一看,却是翠羽黄衫霍青桐。

  “夜冷霜重,陈相公还不歇息?”霍青桐一双美眸在夜风中如一道亮丽的火花。  陈未风笑笑,眼前这少女就恍如从画儿走出来似的,体态婀娜,美艳不可方物。“霍姑娘真是好美丽,在下走南闯北,还不曾见过如姑娘这般神仙也似的人物。”他由衷赞叹,“这是在下的真心话,姑娘如果不高兴,在下这厢跟你陪礼了。”说毕,鞠了一下躬。  霍青桐脸红通通的,忙道:“不敢,我还没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心下也有些欢喜,她素知自己的清丽无比,当年陈家洛也曾迷醉于她的绝色容颜下。  “那是应该的,霍姑娘此去有何打算?”陈未风一语中的,霍青桐不是红花会中人,顶多只能算是客卿。但她与陈家洛的关系使得她此时的身份有些尴尬。  霍青桐脸又是一红,道:“我乃一飘萍,何处是我家。”语带怅惘,芳心徨徨。  陈未风迎上前去,双目炯炯,柔声道:“在下八月十五与人相约于泰山决战,霍姑娘可否与我同行,壮我声威。”爱慕之意溢于言表。  霍青桐蛾首低埋,好半天才缓缓的点了一下头。陈未风大喜,轻轻拉住她的纤纤玉手,道:“陈未风得入姑娘慧眼,实是大大幸事。姑娘,待此战后我带你去我家见见我父母。”他父母常常给他介绍一些名门闺秀,不过总是不入他的眼。  霍青桐扬起她的俏脸,吐气如兰,陈未风本乃登徒子,下身暴涨,他将头一垂,已是印上了她的樱唇。  霍青桐闯荡江湖多年,守身如玉,还不曾与任何男人相近过,当年与陈家洛也是以礼相持。此时芳心荡漾,魂儿飘荡,身子软叭叭的倒在他的怀里。  陈未风的一双探花手已是在她身上不停游走,她浑身燥热,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突然她的下身一凉,一根粗粗的阴茎已是活生生的插了进去。她大叫一声,下体巨痛,显是处女膜被他摘走了。  陈未风腰间不停的摆动,轻吻着她的泪水和朱唇。霍青桐哀声道:“君要怜我,……”陈未风款款抽动,那根铁棒在蜜房里伸进伸出,只觉又紧又湿,阴牝里的内壁夹得他一阵的麻酥。  霍青桐忍着痛楚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突听得他欢快的叫了一下,玉房里一股热浪射了进来,她一阵的畅快,发出了丢魂的呻吟。  陈未风抽出家伙,但见上面红白相间显是落红与精液混杂。他爱怜的摸着她的椒乳,在激烈的刺激下乳房越发显得挺拔。他吻了吻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道:“你是我的,青桐,我要你。”或许是她身上的异香的缘故,他的阴茎此刻又再次硬挺,他腾身而上,噗哧的又贯入霍青桐的阴牝里,他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双目下视,看着自己的阴茎在阴牝里进进出出,霍青桐美目紧闭,双颊酡红,气喘吁吁,不胜娇羞。  她想不到只与他见上一面,一颗心儿就系在了他的身上,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这是缘份,青桐,咱们有缘。”陈未风好象知道她在想什么,边插着她边说。霍青桐只觉人生乐事莫此为甚,玉房里一阵的麻痒,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浪叫,双手紧紧抓在他的肩膀上,幸福的快感从一个高峰又抛上了另一个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