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亚洲欧美人成综合在线,亚洲片线观看视频免费,日韩在线免费视频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青蓝双骄第八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青蓝双骄第八章

第八章 

   夕日晕黄﹐青空橙雾。  皖南钟鼓山﹐玉井峰下的山崖巨石﹐被月色所洗﹐远远望去﹐直如白璧。草色如花﹐花色如环﹐正是造物者灵秀的胜境。  时节虽已夏初﹐但晚风中仍有些微的寒意﹐童家村村口道路上陡然踱上一条人影﹐青衣红唇,玉颊胜雪,美目流盼之间,骑着花驴便往祠堂口童老四这破烂俭朴的客栈缓缓走来。  刘学青在秦淮河畔别过了大牛一家人后,便按辔缓行,趁着晚春鸢景,一路而北,这日来到了玉井峰下的童家村,只见天色已然昏黄,便想在这投宿一晚。  小山村内住着两百来户人家,他们大多靠务农维生。由于村子的人口实在是不多,因此整个村子内有就只有一家小客栈,靠着提供乡农们茶水及偶然的旅客勉强经营下去。  其实说它是客栈也称不上,因为它只有三间客房,根本就像是一般人家的房子,再加上几片木板墙。只不过,这三间客房却从来也不曾客满过。  和往常一样,到了日落时分,客栈内外挤满了喝茶聊天的农人。小小的一间房子,不消七、八人,就连走道都塞着了。  众乡农只见然村口出现了一名年轻娇艳、身段婀娜多姿的少女,原本喧闹的客栈一时间一阵沉寂,乡下儿女本就性情豪爽,大伙儿聚在一起时自然是热闹非常。可是说也奇怪,一众村民忽然看到眼前这绝美少女,惊讶之余,连话都忘了说,一个个张大了嘴,只知道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知道这青衣少女是什么来路。  刘学青自下山之后,早已习惯于周遭男性那灼热注视的眼神,当下也不以为意,向那客栈老板童老四要了壶清茶,便在堂口处一张小桌坐了下来。  而众乡农再往刘学青看了几眼之后,便又高声的谈论起来。  刘学青原本并没有注意听到众乡农的谈话,但那些个乡农,却左一句淫贼,右一句畜牲,夹之以拍桌踹椅之声,刘学青心中诧异,不由得留心倾听了起来。  原来这一向纯朴,民风淳厚的童家村,这两个月来却一反常态地成了多事之所。  这两个月来,童家村已经有十一名黄花闺女惨遭淫贼毒手,其中包括了村长的一双女儿,三天前连老庙祝的的女儿都遭了殃,被强奸之后剥光衣服丢弃在祠堂口。整件事情就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连省城都为之震动,限巡捕衙门一个月内破案,而巡捕衙门到现在却居然连淫贼是老是少、是高是矮都不知道。  众乡农迫于无奈,只好自己守望相助,但想来那淫贼身有武功,就算遇上,众乡农也不是对手,不由得在这小客栈里唉声叹气起来。  刘学青一听之下,心中暗自切齿,便向邻得座的一个老农问道:这位大叔,这淫贼一案,来龙去脉到底如何,是否可以告诉我,或许我可替贵村略尽棉薄!  那老农民听完心里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却又流下泪来,对刘学青道:姑娘好意,我们心领了,唉!想那淫贼身有武功,行踪飘忽不定,连巡捕衙门都拿他没办法,妳娇怯怯的一个大姑娘家,去招惹那淫贼,那岂不是羊入虎口,埃!姑娘还是休息一晚,明天早早离开,远离这多事之地才是。说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就走了。  过不多久,晚饭已开,众乡农就也逐渐散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刘学青见那老农不愿多说,也没有办法,又想,他一番言语,对自己也是好意,虽然自己有心帮忙,但巡捕衙门,村民等却一点线索也没有,一时间自己也无法可想,于是就向那老板童老四要了间房,进房后梳洗一番,便倒了杯茶,以手支颊,坐在桌前暗自出神  刘学青思索了好一会儿,却也想不出什么妥善的办法来帮助那些淳朴的乡民,随手就拿起刚刚自己倒的茶,轻啜了一口,茶一入口,心里却是一惊。原来桌上这壶茶,却早已被人下了迷药。只是刘学青自幼即由师傅处习得各种药物特性,加之以内功深厚,这杯茶就算真的喝了下去,也只是当辣椒水一样,丝毫无损。但此时刘学青念头一转,心中已有计较,不由得微微一笑,扇灭了烛火,便上床就寝了。  三更天,一片沉沉的黑暗吞噬了整个童家村。  这客栈老板童老四却忽然鬼鬼祟祟的走到了刘学青的房前,轻轻的敲着门,口中:姑娘!姑娘!的叫了几声,等了一会儿,见房中没有反应,就轻轻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童老四有着一张狭长的马脸,细小的双眼,这时已悄无声无息地一步步溜到 了刘学青前面,他紧张地、悄悄地接近刘学青,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心底 却是一团燃烧的热火  他伸出颤抖的右手,轻推了刘学青两下,借以试探刘学青是否已经睡着。  刘学青却没有丝毫反应。  童老四已整个人看呆了,站在刘学青床前、嘴巴微张、呼吸紧促,一股欲望之火已燃烧起,他像是一头饿虎看见了无力抗拒的羔羊一般,呼吸顿时变得粗浊、急迫了。眼中有一片火焰般的骇人光彩射出,而这片光彩是饥渴的、冲动、淫邪的!  室内的光线虽嫌幽暗,但仍有足够的亮度映照出刘学青美丽娟秀的少女面容来。童老四小心地将熟睡的刘学青翻转成仰面躺着的姿势。  其实刘学青早在童老四敲门时就已醒来,她自发觉了那桌上的茶中参有迷药之后,便心生一计,以自己作饵,引得那淫贼前来,再设法逮获,这时却见那童老四走了进来,饥渴的看着自己,心中十分讶异,因这童老四分明并不会武,绝不可能是那连下数十大案的元凶,但此时也不宜打草惊蛇,于是刘学青便继续装睡,静观其变。  这是一张何等美丽的面容呀!新月般的长眉,两排密密的睫毛,端秀而娇挺的鼻子配着红嫩巧致的樱唇,原本莹洁的脸上,此刻却浮着迷人的红晕,如云似玉臂露在丝被外,那肌肤光润细腻,彷佛吹弹得破!一股少女身上的淡淡芳香,刺激着,诱惑着那童老四的感官  童老四终于忍受不住了,慢慢的退下刘学青的衣服,不久,刘学青已是全身赤裸裸的了!童老四见她一身均匀的白肌肤如同凝脂,两座盈手可握的乳房上附着粉红的、迷人的小乳头,平滑的小腹,一双修长洁白的粉腿,童老四禁不住地轻轻抚摸着  说着又「吃?吃」地用舌头吻着刘学青的小乳头,吻着她的肚脐眼,一路而下,终于停在她粉红色的贝肉之上,猛舔了起来。  刘学青的熟睡既然是装出来的,她当然知道童老四舔她。刘学青只感觉大腿深处彷佛有一股火热,那是舌尖传来欢愉的快感,她冷静的心开始跳动。,渐渐的再也忍耐不住,渐渐的穴口也湿润了起来。

  童老四已是满身大汗,欲火中烧,胯下一条肉棒已然挺硬,于是匆忙的自己除去衣物,刘学青瞇着眼看见童老四露出了黑挺的阳具,心里更如小鹿乱撞。,一时却不知如何是好。接着童老四捧起那根五寸来长的阳具,微微拨开了刘学青下身两片粉红色的薄唇,用那龟头顶在刘学青穴口,磨来擦去,刘学青被他磨的只是麻痒,下身几乎就要迎了上去。  却见那童老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自言自语道:「童老四呀!童老四 这可是举世无双的第一流货色了,那干良寺玉然师兄的迷药真灵,难怪十数次来从未失手  刘学青听到童老四这一段话,心中一动,但那童老四的龟头正顶在穴口摩擦,刘学青只觉浑身酸软,想要起身动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是那童老四贼星该败,磨没几下,腰眼一松,却泄了出来,只将刘学青喷的满胯满股,穴口一片模糊。  刘学青被他一喷,真是又气又好笑,心中欲念登时消失大半,忽的翻身一掌,就将童老四劈倒在地,也许是欲火被撩起后无处发泄,这一掌下的手重了,将那童老四打的登时五脏俱碎,萎地而亡,刘学青心中一楞,但心想这种人渣本就死有余辜,且那干良寺玉然师兄的迷药等言语线索,也可向旁人问得清楚,也就不放在心上,不过这童老四的尸首到是十分麻烦,刘学青想了一阵,忽然一笑,将那童老四的尸首推到后院茅房的粪坑之中,就算被人见到,也只道他是失足跌落粪坑之中而死,而尸首从粪坑之中捞出,满是恶臭,也绝不会有人去认真相验童老四这一泄,泄得真不是时候,早不泄,晚不泄,泄掉了他一条小命  隔日一早,刘学青就离开了客栈,向人问了干良寺的所在,打听了一下,原来那干良寺就在玉井峰另一侧,庙中和尚有玉然,玉树俩师兄弟,年约五十,据说都是五陀派的高手,平常也常与乡人治病。庙中香火也甚鼎盛。  刘学青一听之下,心中起疑,心想:莫要只听得童老四一言,便莽撞行事,到的干良寺是中还是先打探打探再作定夺,谢过了那乡民,便骑着小花驴往干良寺而去。  玉井峰下的干良寺,前些年因为年久失修,一座十分堂璜的寺庙,受了风吹雨打,又加上没有好好保养,渐渐地破落下来住在庙里的和尚一个个都离开了,在七八年前,来了两个大汉,带来一笔金银财宝,将整座干良寺整修一下,作为自己住所,顺便隐藏自己真实的身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不到一个月,整个干良寺变的面目一新,也多了一位玉然和尚,一位玉树和尚。山下的善男信女们也陆续回来拜佛  干良寺重建后香火不断,经常有人来烧香还愿,而玉树、玉然师兄虽然暗中无恶不作,平日倒也道貌岸然,而最近官府加紧查缉那采花淫贼,两人更是足不出寺,每天呆在干良寺中,欲火中烧,着实难耐。  而这天却有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来烧香,玉然和尚十分注意这个少女,这少女长得十分美丽动人,乌黑的秀发细皮嫩肉,一进大殿便似乎满室生春,弄得玉然和尚心里痒痒的。  玉然和尚实在忍无可忍,便过去向刘学青搭讪,问道: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刘学青娇笑道:「大师!小女子当然是前来拜佛。不然还能作什么?」  玉然和尚也笑着说道:小僧失言,姑娘每日诚心拜佛,祝姑娘明年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刘学青娇声说道:「大师不要说笑,我怎能生一个儿子?这不是笑话?」心想,这和尚言语不太正经,只怕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听玉然和尚接着说道:那姑娘到底所求何事,能否让小僧得知。  刘学青曾听那乡农道,这和尚平常也常与乡人治病,便道:小女子自幼体有弱,又有晕眩之疾,来庙里烧香礼佛,盼佛祖保佑我身体安康。  玉然和尚点头说道:「说的也是,像女施主这般年轻,正值青春之时,身体却也要紧,小僧对医道倒也略知一二,姑娘如果不嫌弃,就由小僧亲手为姑娘诊治诊治如何?  刘学青笑道:那小女子就有劳大师了!  刘学青见这和尚体建如牛,红光满面,说话又是那样轻薄,心里更加的怀疑了。  玉然和尚故作庄严说道:「小僧房内有各式药草用具,姑娘可随小僧到房内,让小僧加以请脉。说完,转身就请刘学青先行,刘学青一笑,也就跟这玉然和尚到了房内。  只听玉然和尚目露异光说道:「姑娘正值豆蔻之年,这时常晕眩之情形我非常了解。  刘学青道:「大师既然知道,可有好方法可以救我?」  玉然和尚忽然对着刘学青笑一笑,用一种挑逗的眼神,对着刘学青仔细上看下看一番,看得刘学青脸红头也低下来,好象没穿衣服一般。  刘学青娇羞说道:「大师你怎么这样看人?」  玉然和尚道,姑娘有贫血晕眩之状,那是带脉血气不通,小僧自幼习武,可用内功将姑娘带脉打通,姑娘这贫血晕眩之状,自然就不药而愈了。  刘学青心想,那有这种事,口中却肤衍道:那就请大师救救我吧。  玉然和尚道:这打通带脉,只凭小僧一人功力尚有不足,必须请小僧师弟一齐运功才行,说完呼叫了一声,只见那玉树和尚忽从禅房内转出。新怡只觉眼中一花,原来这玉树、玉然两人乃是峦生兄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玉然和尚道:请姑娘仰躺再床上,小僧与师弟立时就开始运功帮姑娘打通带脉。  刘学青嗯的一声,就仰卧在床上,玉然和玉树心中一喜,相对一笑,就开始对刘学青按摩了起来,玉树在刘学青小腹下方轻揉了起来,而玉然则在双乳之侧微微按压,两人早是此道老手,手法十分老练适度。而刘学青原本只是想看这两人搞什么鬼,但这时却给玉然和玉树按摩的十分舒服,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玉然和玉树两人按摩了约半柱香,双手却忽然停止,玉树向刘学青道:要帮姑娘打通带脉,需以双手直接按摩大渊,陶门二穴道,小小僧就帮姑娘稍为退去衣裤,不知可否?

  这时刘学青只是满心盼望玉然和玉树两人继续按摩下去,于是便唔!的一声  这大渊穴正在小腹倒三角的顶点之处,而陶门二穴却在双乳乳晕下缘,这玉然和玉树两人倒也不敢太过造次,只将刘学青裤子往下上衣往上,拉到刚好见到穴道之处,但那景象却更是香艳,只见刘学青露出了那雪白高耸的乳房下缘和一抹粉红的乳晕,而下身露出了那雪白平坦的小腹,由于刘学青阴毛只小小一撮,更显得对比强烈,而那小腹倒三角的顶点上,阴部前端粉红色的嫩肉又微微突出,看得玉然和玉树两人双手微颤,深吸一口气,这才又缓缓的继续按摩。而如此一来,刘学青更是娇喘细细,面泛桃红,身子不住轻轻颤栗。  过了半?,玉然和玉树两人趁手部活动之际,悄悄的将刘学青的裤子和上衣各又拉开了两吋,只见刘学青那粉红色的乳头早已挺立涨大,而小穴口也潮湿了起来。晶莹水润。两人见状,更是尽心的按压起来,只见刘学青此时已不只是娇喘,而更是呻吟了出来。  边按摩,玉然和玉树两人手中更不闲着,将刘学青衣裤除去,剥的全身赤裸。刘学青心中早已被欲念充满,当玉树脱她上衣之际,还把双手伸直,方便玉树脱怯。只见刘学青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虽不是庞然巨乳,但大小适中挺秀,反倒惹人怜爱,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粉红色的奶头,剔透挺秀,更令人看直了双眼,恨不得立刻吻上前去;平坦的小腹、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稀疏之处粉红鲜嫩,诱人心思,雪白浑圆的修长双腿,不论色泽、弹性,均完美无暇,直叫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随即玉然和玉树两人自己也把衣服脱了,两根八吋来长的乌黑肉棍,跳的一下,就弹了出来。一想到眼前这一位仙女般的美人儿马上就将成为自己的龃上肉,玉然和玉树两人不由得兴奋得全身发抖,鸡巴更是一跳一跳的。两人分别跪在心怡两侧,玉树左手轻捏刘学青左边乳头,玉然轻叩刘学青那早已湿透的穴口与阴核,另一支手引导刘学青两手爱抚自己的乌黑肉棍,,弄得刘学青唧唧哼哼,水流潺潺,不住扭动。  时机成熟,玉树将刘学青双腿张开,龟头套进阴唇磨转,一阵震颤,刘学青向玉树胸膛一靠,玉树如受雷击,紧抱住刘学青背部,向后一躺。刘学青似乎感受到玉树的粗壮,屁股稍向上缩,玉树双手游到她两股,向下一按,阳具直顶花心,两人同时「咿哦」一声。如此一来一往,开始抽插起来,渐入高潮。  而玉然走到刘学青面前,将命根子往她嘴里送,刘学青情不自禁缓缓伸出舌头舔他的龟头。从龟头慢慢含进整个鸡巴,一吞一吐,令久经阵仗的玉然和尚飘飘欲仙  就这样三人弄了好一一阵子,刘学青已渐渐的达到高潮了  只听到刘学青叫道啊。。。。好舒服啊。。妹妹。。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啊。。啊。。」  玉树受到鼓励,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屁股快速的磨动,刘学青被插得浪汁四溢,叫声又骚又媚。玉然抓起刘学青的头,将鸡巴塞进她嘴里,用力抽插。刘学青「嗯嗯」声响,一阵猛浪充臆她的口中,忽然刘学青阴道一阵缩收,全身一软,泄了出来,而在底下的玉树,却又一阵狂顶,使得刘学青一阵颤抖,身子轻微痉挛了起来。却忽听那玉然惨叫一声昏倒在地,下体血流如注,原来刘学青轻微痉挛之下,口中双齿用力咬合,将玉然的鸡巴咬了约莫三吋下来,而玉树一见玉然如此惨状,心中一慌,连忙欲将阳具由刘学青阴道中抽出,过去关切,但刘学青阴道也正因痉挛而夹紧,玉树一时用力过猛,又是向旁边抽出,只听得啪!的一声,随即跟随他兄弟一同晕倒。原来是阴茎的海绵体折断了去。  过了好一会儿,刘学青才从高潮中泾回过神来,却见到玉然和玉树两人惨不忍睹的情状,有点莫名其妙,但回想当时情形,与自己口边的鲜血,她慢慢的也明白了。心中想,果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俩人罪大恶极,杀了也不为过,但想到他们再也无法人道,这处罚却比杀了他们还难过,也就没有下手除去这两人。在寺里井水处清洗了一番,刘学青也就离开了钟鼓山,路上想着在童家村两天来的遭遇,实在啼笑皆非,自己虽然无心,但也为地方上除去了三个淫贼,想着其中过程,脸上不禁微笑了起来。惹得道上路人对她侧目不已。